【访谈】最高检三厅:对中管干部职务犯罪案件均提前介入
5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厅厅长王守安做客“纵论‘四大检察’新格局 畅叙‘十大业务’新愿景”网络访谈,向网友介绍最高检第三检察厅的职能,同时还介绍了检察机关发挥职务犯罪检察职能,服务和保障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情况。【访谈实录】最高检:对中管干部职务犯罪案件均提前介入监检衔接是否顺畅关系着职务犯罪案件的办理质量和效果。5月6日,记者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2019年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受理审查职务犯罪案件同比上升31.9%。其中,对每起中管干部职务犯罪案件均提前介入。“检察机关在具体办案中依法开展工作,从严把好职务犯罪案件逮捕、公诉质量关,规范职务犯罪检察工作流程,加强与监察机关的沟通,着力保障工作衔接顺畅。”最高检第三检察厅厅长王守安在做客“纵论‘四大检察’新格局 畅叙‘十大业务’新愿景”最高检厅长网络访谈时这样表示。作为“职务犯罪检察厅”,最高检第三检察厅负责与国家监察委员会对接、办理职务犯罪案件,也对各地检察机关职务犯罪检察部门进行业务指导。王守安介绍,目前,最高检与国家监委之间建立了顺畅高效的案件沟通联络工作机制,相互配合做好指定管辖、提前介入、移送起诉各个环节的衔接工作,“对每起中管干部职务犯罪案件均提前介入。”他以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士祥受贿案举例说,在该案的办理过程中,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办案组检察官在几天的时间内,集中全力审查案卷,对案件的各项证据进行了详细审查,对案件事实和定性进行了深入分析和研究。“在审查起诉阶段,要严格依法审查案件,高标准履行职责。”王守安强调,在职务犯罪案件审查起诉过程中,检察机关要坚持证据裁判原则,深入细致审查全案证据,准确认定案件事实和犯罪情节,围绕关键事实、证据和法律问题深入研究论证,提出准确稳妥的起诉意见,认真把好案件质量关口。精心做好出庭准备是有力指控犯罪的重要保障。王守安提出,职务犯罪案件提起公诉后,检察机关要围绕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精心制作出庭预案和多媒体示证方案。注重归纳预测庭审辩论焦点,提前作出预案。各项充分的出庭准备工作,能保证公诉人在法庭上举证详略得当、指控有理有据、答辩有力有节。同时,要坚持将被告人认罪服法教育工作贯穿办案全过程,注意全面了解掌握被告人的犯罪原因、过程以及家庭情况,有针对性地做好被告人的思想工作,促其深刻反思自省,真诚认罪悔罪。“做细认罪服法教育,确保办案效果。”王守安说。王守安谈刑诉规则修改:完善监检衔接程序 确定办案标尺2019年12月底,新修订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为《规则》)发布,其中细化了监察机关和检察机关在办案程序方面的衔接问题。“这次修改完善了监检衔接的具体程序,为职务犯罪检察部门办理案件确定了标尺和规程,有利于依法规范开展职务犯罪检察工作。”在谈及《规则》修改对办案的影响时,王守安这样表示。监察机关调查终结的职务犯罪案件如何移送给检察机关,在移送过程中监察机关的调查措施即留置措施如何转换为刑事强制措施,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中如何审查认定证据等一系列监检衔接问题,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机制建设、制度建设中的重要内容。“强制措施的衔接问题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王守安解释说,虽然《监察法》和修订后《刑事诉讼法》对监察机关留置措施与检察机关刑事强制措施衔接问题有规定,但较为原则,不能很好地指导实践。《规则》第六章第六节专门作为一节,对监察机关移送案件的强制措施衔接问题进行了细化规定。王守安表示,监察机关移送案件的强制措施适用,与侦查部门移送的案件在适用条件和程序上有很多是共同的,上述专节主要是对具有特殊性的问题进行特别强调和规定,未作规定的内容适用《刑事诉讼法》和《规则》关于强制措施的有关规定,“这便于实务部门具体操作”。《规则》重点规定了以下内容:对监察机关移送起诉的、已采取留置措施案件的强制措施衔接问题,未留置案件的强制措施衔接问题,对于拘留、逮捕后通知家属和告知辩护权的有关问题也进行了规定。记者注意到,在“监察机关移送案件的强制措施”一节之外,《规则》在其他章节对监检衔接相关问题也有明确,比如对于案件受理、退回补充调查和自行补充侦查、对监察机关收集证据的合法性审查及排除非法证据、不起诉的复议等问题均进行了具体规定。“可以说,这次修改回应了检察机关办理职务犯罪案件中的难点问题,吸收了有关部门就职务犯罪办理达成的有关意见,完善了监检衔接的具体程序。”王守安总结说,新修改的《规则》为职务犯罪检察部门办理案件确定了标尺和规程,有利于依法规范开展职务犯罪检察工作,增强与有关机关共同依法惩治职务犯罪的合力。最高检:准确把握政策法律确保“破网打伞”打深打透“我们积极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立足职务犯罪检察职能主动适应案件侦破‘战场’向案件起诉审判‘战场’的转变,准确把握刑事政策和法律适用标准,确保‘破网打伞’打深打透。”王守安介绍了检察机关发挥职务犯罪检察职能,服务和保障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情况。各地检察机关在开展专项斗争中,将依法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作为重点工作予以推进。在最高检层面,第三检察厅指定专门办案组配合最高检扫黑办开展工作:及时掌握地方检察机关职务犯罪检察部门办理“保护伞”案件中的情况,加强工作研究和办案指导。各地抽调精干力量,提前介入、审查起诉等工作,确保案件取得良好效果。在严格依法打击职务犯罪的同时,各地检察机关更是积极探索,将刑事政策落地落实。上海市检察机关在办理蒋某某单位行贿案件时,发现蒋某某被羁押,严重影响企业正常经营,就邀请监察机关办案人员、辩护律师、第三方社会人士召开羁押必要性审查公开听证会,依法决定对蒋某某变更逮捕措施予以取保候审,企业也恢复正常经营。“服务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关键是要坚持正确司法理念,充分考虑民营企业发展需求,对符合变更羁押强制措施的及时变更,对符合从宽处理的案件依法从宽,依法妥善办理相关犯罪案件。”王守安说。脱贫攻坚路上,也不乏打击职务犯罪的检察官身影。王守安介绍,在服务助力脱贫攻坚战方面,检察机关职务犯罪检察部门依法严惩贪污、挪用扶贫款物、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案件,积极做好扶贫领域涉案款物快速返还工作,有效保障群众合法权益。与此同时,最高检也注重发挥典型案例指导作用,编制下发了5个典型案例,聚焦扶贫脱贫领域职务犯罪作案时间跨度长、“蝇贪”“蚁贪”等微腐败现象,指导各地检察机关通过履行职务犯罪检察职能服务精准脱贫攻坚战。谈及下一步工作,王守安表示,检察机关围绕“三大攻坚战”要持续发力,积极参与打击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的涉金融职务犯罪、污染防治中的失职渎职犯罪,形成办案合力。同时要依法严惩扶贫领域和涉农领域职务犯罪,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有力法治保障。最高检:稳妥积极推进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依法适用“红通人员”彭旭峰受贿及其妻受贿、洗钱违法所得没收申请案曾备受社会关注。检察机关依法提出没收申请后,2020年1月,湖南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没收犯罪嫌疑人彭旭峰、贾斯语在境内的违法所得。这是一起适用没收违法所得加强追逃追赃的典型案件。王守安在谈及上述案件时表示,检察机关依法参与反腐败国际治理,稳妥积极推进没收违法所得程序依法适用,同时要明确缺席审判制度适用范围,保证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稳妥适用。关于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刑诉法明确规定, 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检察机关在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中,进一步与监察机关等凝聚合力,积极推进没收违法所得程序依法适用,对涉及‘红通’人员等重点案件加强指导办理,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王守安说。2018年10月,缺席审判制度正式写入刑事诉讼法。其中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案件,以及需要及时进行审判,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的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外,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移送起诉,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如何推动缺席审判制度落地?对此,王守安表示,检察机关深入研究检察环节办理适用刑事缺席审判程序案件的程序规范、审查重点和证据要求,与国家监委等共同强化对拟适用刑事缺席审判程序案件和犯罪嫌疑人迫于适用缺席审判程序压力回国投案相关案件的指导办理,推动这一有效反腐败法律制度的实践运用。“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对下指导,组织相关地方检察机关认真筛选出一批有价值的案例,与有关部门共同积极推进稳妥适用,充分发挥这一法治化腐败治理新方式的效能与震慑力。”王守安总结说。(来源:正义网 ?文字:于潇 ?郭璐璐 ?图片:闫昭 视频:张颖轲 ?康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